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服务 > 农技推广

种企最关注哪些话题?

时间:2015-03-23 09:34    来源:

种业深化改革

种企最关注哪些话题?

《 农民日报 》( 2015年03月23日   08 版)

    

    本报记者李国龙石亚楠

    近日,深化改革加快现代种业培训班在北京举行,全国种业单位、企业同聚一堂,在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农业现代化战略加快推进,农业发展的主题必须是“稳农增收调结构、提质增效转方式”,种业该提出怎样的思路?

    不同企业的家底不同,自身的发展阶段和环境也不同,如何发展大家都有自身的考虑,但共同关注的话题也不少,政策要释放更多红利、资源优化提升效率、品种审定制度改革……在分组讨论阶段,参会的近百家种子企业分了3个讨论组,一一建言献策,期盼种业春暖花开。

    政策利好

    政策助种企走出春眠期,落地生根还是稍显不足

    种业政策接连发力,国务院连续3年出台3个文件对种业工作进行全面细致地部署。在讨论中,重庆中一种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钟世良谈到了自己对政策落地生根的看法:“政策的多发催促种业春天的到来,政策多发时期恰好是种业处于低谷时,政策会让种子企业尽快走出春眠期,政策落地生根还是少了一些,投入和产出的比例还不协调,将来政策应该释放更多红利。”

    种子企业如何迎接春天,让诸多政策温暖自己?九圣禾种业股份有限公司总裁胡保民说:“要深化企业改革,适应新常态,把已出的政策吃透,企业内部朝着专业化的方向优化,建立专业化服务公司,打造专业性生产公司,建立企业与科研单位一体的科研平台,平台不仅为企业发展提供创新动力,还可以通过产权交易与其他公司进行合作。”

    安徽袁粮水稻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永玲也表示:“作为企业的管理者,更要做有志者,借助深化改革的机遇,在企业技术研发、人才培养、团队建设上下功夫,以种业发展的趋势为导向,在研发、推广上更加注重绿色增产、高效、安全,练就真本事,做一个受尊重的,对社会、对农民负责任的种业企业。”

    主动赢得机遇,需要把握形势,适时调整企业发展战略。海南神农大丰种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柏远智说:“公司母公司现在集中在并购、研发和管理方面的工作,做有价值有特色的公司,给研发团队定目标,把科研部门独立出来,科研机构引入风投,给科研人员分股,提高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农业的现代化包括生物技术应用、机械化、信息化等方面,种子公司要进入信息化行业,上市4年公司一直没有增发,一直在布局,希望在研发和信息化上寻求突破。”

    兼并重组

    “寒冬也是最好的机遇,整合之路是不断细分”

    从8000多家到现在的5000多家,我国种子企业集中度不断提升的趋势愈发明显,但多少家才合适,如何分工才合理?农业部种子管理局局长张延秋给出了期待:“育繁推‘三合一’的企业200家,繁推‘二合一’的企业1000家,再有3000~4000家销售服务公司,种子企业分工分化势不可挡。”

    以北京为例,北京市种子站白琼岩说:“过去一年,北京市种子企业数量减少了,但是全市企业销售总额却有所增加。部级和市级发证企业数量基本没有变化,区县发证的企业减少了一半左右。”

    放眼全国,2014年种业界兼并重组浪潮风起云涌,堪称一部大片。

    2014年9月,袁隆平农业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定向募集资金近36亿元。谈及发展战略,隆平高科执行总裁彭光剑说:“创新驱动发展,要以品种研发为核心;产业要升级,研发创新体系就要从传统向生物技术支撑转变;生产过程管理做到规模化、机械化、标准化生产;营销模式要从农业思维向互联网思维发展,向中信融的资金要放到服务公司的建设中。”

    2014年10月,中农发种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1个月内“连下两城”——与山东天泰种业有限公司共同投资设立山东中农天泰种业有限公司,控股江苏金土地种业有限公司。农发种业总经理陈章瑞说:“寒冬也是最好的机遇,整合之路是不断细分。要走集成之路,内涵提升,促进协同发展。注重科技提升,和欧企合作,注重品种个性化差异;走创新之路,跳出种业做种业,用商业模式经营国营农场,对非集团化的农垦进行整合。”

    当一些种业巨头在加速兼并扩张版图的同时,更多种企将发展的重心放在了苦练“内功”上。“扩张后如何整合是内生发展的关键。要把并购后的企业在资源上、管理上进行整合,能够用统一的标准规制起来。”中种集团副总经理田冰川说,作为央企,中国种子集团有限公司也把企业的内生发展和外延扩张结合作为新一年的重点研究课题。

    作为以谷子种业为主营业务的河北巡天种业新技术有限责任公司则从“小谷子”中创出一片大天地来。巡天种业负责人叶世峰说:“顺着产业政策走,由粮食作物转向饲料作物,杂交谷子含有丰富的色氨酸,增强奶牛的免疫力,正在和科研院校做相关实验;内蒙古种植谷草,适合在盐碱和滩涂地方种植,可以节约成本,增加收益。”

    品种审定

    “参加审定是坐公共汽车,走绿色通道是开小汽车”

    品种审定制度对农业用种安全,加快优良新品种的推广,实现品种布局区域化,防止盲目引进和任意推广新品种造成“多、乱、杂”而给生产带来损失,维护品种选育者、生产者、经营者和使用者的合法权益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但现行品种审定制度周期长、通道流量小降低了种业科技成功的转化速率。在种业培训班上,许多企业就品种审定提出建议。

    “应该在制度上为企业创造更宽松的环境。”吉林省平安种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平说,“品种审定应缩短年限,使品种在最有效的时间内进入市场。”

    “品种审定制度不应该以省为单位,可以尝试以生态区为单位。”内蒙古大民种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大民认为,吉林省审定的品种在同一个生态区都可以推广。“黄淮海一个生态区,东华北一个生态区。虽然品种审定制度是一样的,但是各省的执行做法不同,应该把全国划分成几个合理的生态区,统一规划管理。”他说。

    湖南科裕隆种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孙梅元则认为:“应该把品种适应区域再定精细一些,把区域性审定再放开一点,放给市场决定,企业敢推就该担当责任。”

    在期待品种审定制度改革的同事,许多企业都对绿色通道有更大的期待。“棉花等经济作物也应尽快开辟绿色通道。”广东创世纪种业有限公司总裁杨雅生说。

    但甘肃恒基种业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夏多才也提到:“绿色通道开通后,从目前情况来看费用比参加审定上升了。”

    对此,湖北省种子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袁国保形象的比喻:“如果拿开车来比喻,参加审定是坐公共汽车,走绿色通道是开小汽车,成本肯定会上升。”

    农业部种子管理局副巡视员吴晓玲说:“2014年是绿色通道实施的第一年,今年是第二年,从国审开辟绿色通道,到现在有的省审也在开辟绿色通道,绿色通道这条路将逐步拓宽,但路要走稳,一步一步来。”

    “改革本身就是一个寻求共识的过程。”江苏省种子站站长邹芳刚说,“种业改革风起云涌,种企不能躺在财政的怀抱里睡觉,该淘汰的就要淘汰,或者被市场淘汰,或者行政淘汰。”